浙江女首富的陨落故事:货郎女起家傲立40年仅用半年便一无所有

发布日期:2022-06-08 01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由于出生于一个穷苦农民家庭,周晓光并未怎么享受过童年的闲暇时光,幼年起便随着妈妈跑码头、摆地摊以维持生计,成为祖辈口中的

  1978年,肩负着家中5个妹妹和1个弟弟的希望,年仅16岁的周晓光毅然离家,揣着几十元钱以及一张中国地图,开始了走南闯北的生活。

  这期间,她摆过地摊,卖过绣花样,并“敲糖帮”出身的虞云新喜结良理——正如《鸡毛飞上天》里演的那样,二人相识于贫困与漂泊。

  小家庭的诞生,让周晓光对未来有了新的目标与希望,两人决定结束漂泊的生活,并用多年的积蓄在义乌的小商品市场租了个摊位。

  那个年代,锅碗瓢盆依旧是生活的主旋律的,但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爱美欲望,开始在女性心中萌芽,这一切被敏锐的周晓光抓个正着。

  靠着贩卖塑料、玻璃制成的仿真头花、胸针、耳环、戒指,周晓光夫妇很快积累了第一桶金,并在1992年拿下了一家台湾知名饰品企业的经销权,站在了国内饰品行业的潮头。

  新光集团,便在这个基础上一步步打造成型,周晓光借此完成了从“货郎女”到“饰品女王”的蜕变。

  新世纪之初,新光集团逐步坐稳龙头,然而低门槛、低利润的饰品行业已经满足不了周晓光的追求。

  彼时,中国楼市正进入躁动的青春期,房价飙涨,温州炒房团杀向全国,这也再次激起了周晓光夫妇的雄心。

  2004年,从并购万厦房产开始,周晓光夫妇便一头扎进了房地产,新光集团也就此开启了多元化的道路,业务涉及地产、金融、投资等领域,市值一度高达800亿。

  2016年,新光圆成借壳上市成功,成为新光集团旗下唯一上市公司,主营房地产业务,这也让周晓光以330亿元的身家,荣登2017年胡润百富榜的浙江女首富。

  但是,随着周晓光的步子越迈越大,业界的赞美声中,开始出现一些“不和谐”的音调,其中,坊间的一篇论股文章模仿周晓光的口吻如此调侃了一番:

  拜托大家多买新光的房子。如果房子卖不动了,新光圆成就要现出原形了。不过也不要紧,100多亿市值的股票一抵押,什么窟窿都填上了。

  多元化,尤其是房地产业务是需要大量资金的,这让周晓光夫妇想到了财务加杠杆的模式,于是四处举债成了新光集团的常态。

  盘子越大,需要的资金就越多,债务的雪球也就滚的越大。直到2016年,随着房地产调控趋严,资金监管一再升级,新光集团发现,拆下的东墙已经很难补上西墙了。

  2018年9月,“15新光01”企业债的违约,首次将周晓光的杠杆游戏展露于世人面前,同时也宣告新光集团的债务危机正式爆发。而最先被拖下水的,便是上市的新光圆成。

  据当时的公告披露,新光圆成替新光集团违规担保了20.55亿元,同时还有14.35亿资金被集团违规占用。

  从违规担保的细节可以看出,除了银行借款,周晓光夫妇甚至不惜以0.22%的日息向民间举债。

  半年之后,新光集团对外披露未清偿债务高达225亿,所持新光圆成的股票也抵押殆尽。

  此后的剧情大家就很熟悉了,新光圆成成了ST新光,浙江女首富也成了“老赖”,40年心血苦心造就的新光集团,仅用了6个月便沦落到要破产重整。

  去年的8月26日深夜,新光集团的会议室大楼灯火通明。会上周晓光夫妇当场立下军令状,一定会给债权人一个交代。

  在周晓光看来,这场誓师大会是新光集团的“遵义会议”,此后他们将回归饰品产业。

  然而从头开始谈何容易,勇气并不足以让新光浴火重生,对于周晓光来说,首先须弄清楚让自己陷入困境的“死穴”在哪。

  以收购兼并作为扩大版图的主要路径本无可厚非,但前提是必须考虑负债水平和融资能力。

  周晓光其实早就吃过这方面的亏,10多年前新光集团的资金链曾一度濒临断裂。据说是靠着郭广昌等大佬的帮助才艰难地度过那一轮危机。

  或许是骨子里就刻着激进,周晓光并未吃一堑长一智,形势好转后反而更加疯狂地扩张。

  新光集团的结局,也正应了李嘉诚当初的评价:周晓光夫妇的新光企业没有做专做精,缺乏一个可以支撑她“即便天塌下来,也在赚钱”的产品线或领域。

  此外,就过去新光圆成爆出的大股东违规担保、占用资金等现象来看,集团内控是有问题的。

  新光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,主要的经营决策权掌握在家族成员手中。如此情况下,集团的运作就更应该与现代企业的管理制度相匹配,以避免“家族化管理”,显然新光集团并没有做到。